余額寶的第5年——專訪天弘基金副總經理周曉明
日期:2018-05-22    來源:    瀏覽次數:2313次
說到天弘基金,怎么也繞不開余額寶。
從余額寶推出至今,5年過去了。5年間,人們對余額寶現象反復的琢磨,試圖發現這個互聯網金融產物內在的奧秘,究竟是時代造就了它,還是它改變了時代?5年間,余額寶成為越來越多人關注的話題,從它的收益到如今的限額,每一處提及它的地方,都依舊引人關注;5年間,天弘基金副總經理周曉明接受過許多采訪,總結過許多關于余額寶的經驗談,5年后的今天,天弘基金和余額寶,面臨著怎樣新的市場格局?
“余額寶并不是像無數個互聯網創新產品一樣,突然之間冒了出來,因偶然而成功。”周曉明說,“在我看來,它有著我們這個行業以及互聯網行業深厚的背景,并非靈感一時閃現而出的東西。”
余額寶成就了一段不同尋常的故事,它作為一個理財產品所呈現出來的,是一個全新的基金、全新的技術,它的申購贖回方式獨特,同時被賦予了創新性的轉賬支付功能,是通過跨界創新完全的價值重構,和之前的基金購買模式完全不一樣。當下,天弘基金在不斷完善余額寶業務的同時,也在運用新技術,發展“非余非貨”的新業務增長點。

余額寶走過的5年
周曉明經常自稱自己是“賣基金的”,但是賣基金的環境卻一直在變化。
在余額寶誕生之前,公募基金行業公信力下降,發展舉步維艱,一面是銀行理財產品和信托產品的大發展,一面是基金行業的邊緣化。一些大公司由于底子厚,日子過得還不錯;而中小公司,不少在走著加大風險拼業績、加大成本拼渠道的路子,以此備戰下一輪“牛市”,希望在下一次用戶排隊買基金的盛宴中修成正果或者一鳴驚人。
“我覺得這兩條路都行不通。”周曉明說。自那時起,天弘基金就堅定地要擁抱互聯網,他們對用戶行為、營銷模式、產品價值都做了深入思考,決定開發新的產品。
2012年,證監會推動利用第三方電商平臺來拓展基金業務,整個基金行業都在積極探索,但是當時大部分基金公司的關注點都在淘寶開店上,而這個過程實現地非常緩慢。
一款適應新時代的互聯網金融產品,究竟應該是什么樣的?從產品端來說,它需要簡單清晰,要接地氣,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相結合;從電商平臺的角度來說,他們一直在拓展理財業務,以此豐富平臺一站式的服務能力;從用戶的角度來說,當他們在網上消費、在線支付時,如何運用網上交易的這部分錢獲得收益,是他們迫切的需求。
余額寶同時滿足了這三方面的需求,它在用戶已經習慣的日常操作中,非常自然地加入了一個增值的新功能。
貨幣基金作為一款現金管理類工具,流動性管理顯得尤為重要。“回顧貨幣基金的發展歷程,流動性問題在不同時期都出現過,但余額寶成立5年來從未出現過,可見余額寶的流動性管理是非常可控的。”周曉明說。而余額寶可控的流動性,并不是沒有原因的。一方面,由于余額寶的用戶都是極度分散的個人投資者,日常生活需求驅動了其資金的流入、流出,這些需求受收益浮動的影響比較小。
當下,貨幣基金對基金公司評價體系的影響正在進一步弱化。從2018年開始,監管層取消了對貨幣市場基金規模評價和基金管理人貨幣基金資產的規模披露。“貨幣基金規模不納入評級,是監管層不希望基金公司通過貨幣基金去沖規模的信號,我們表示贊同。余額寶這一類的產品,是用戶真實需求的一個反映,獨立于用戶一般的理財需求。所以不管它算不算總規模,都是我們作為資產管理人應該要積極努力去拓展、去服務的方向,滿足用戶的需求。”周曉明說。

大資管下的互聯網金融探索
2016年“一行三會”開始加強監管,并于2017年11月17日出臺了史上最強監管新規—(《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資管行業開始邁入“大一統”的新時代。
“關于資管新規,我們一直持有樂觀積極的態度。過去資管行業在演變的過程中,的確出現了一些問題,這主要體現在資管業務結構的不合理上,以理財類產品為代表的剛兌業務占比過高,導致了整個資管行業剛兌的盛行。”周曉明說,“新規的實施,將打破剛兌盛行的局面,減少機構間的空轉和產品嵌套,資產管理業務也將回歸本質。”
公募行業發展至今已經形成了監管嚴格、治理完善、投研力量深厚、人才儲備完備等核心優勢。打破剛兌對于基金公司而言,機會可能大過挑戰,規范運作的公募行業在未來會獲得更大的發展。
那么,在大資管背景下,互聯網到底能給傳統資產管理行業加些什么?首先,資管行業可以借鑒互聯網思維,包括用戶思維、平臺思維、生態思維和迭代思維,從實操方面來看,思維對行為的影響還是非常本質的。
第一點是用戶思維,用戶至上的思維。互聯網企業強調用戶至上,是其所處的行業和業務所決定的。互聯網上用戶的選擇成本非常低,只需要點幾下鼠標就可以從一個平臺轉到另一個平臺,從一項業務轉到另外一項業務,用戶選擇成本極低,這使得互聯網企業必須完全以用戶為中心。反觀資產管理行業,因為我們是牌照管理、特許經營,所以形成了一些廠商思維,習慣專業化地呈現產品和服務。在我們資管行業里面,用戶思維是我們最需要向互聯網學習的。現在全行業120多家基金公司,都提出了用戶至上、以用戶為中心,不過要在產品設計、用戶管理、運營方面真正落地,還需要真正的市場競爭來教會我們,也希望互聯網成功的經驗被我們借鑒,這樣才能得到實踐。
    第二點是平臺思維,現在呈現出的互聯網模式絕大多數都具備平臺化的特點。它們提供基礎設施、規則和環境,讓市場的參與者在上面進行交易、交互或者再創造。這對我們資管行業也非常有啟發,至少我們現在是這樣思考問題的,例如天弘基金借助于余額寶業務,迅速積累了大量用戶、大量資產,也成為了行業第一,下一步我們怎么樣去服務好這些用戶?怎么去為這些用戶提供更加豐富的理財選擇?我們如何讓這些用戶形成黏性?如果僅僅只基于過去的積累,哪怕我們進步再快,可能都不足以完全達到,所以我們必須要有平臺化思維。我們不僅自己制造產品,還要積極采購、組織新的產品模式,滿足用戶需求。比如用戶有配置海外資產的需求,我們就引入中港基金互認;用戶有資產配置需求,我們就制造、組織和采購各類白盒黑盒策略組合。
第三點是生態思維,互聯網喜歡講生態。在傳統商業模式里面,上下游、合作對手之間傾向于你大我小、你有我無的資源分配來看商業合作,但是在互聯網生態里,大家是共創。以余額寶業務為例,實際上是用戶、平臺、基金公司等等很多方面都得益的共創行為。所以互聯網生態化的思維不僅是平臺,而且是在平臺上促使產品和服務自繁衍、再創造。
第四點是迭代思維,資管產品比較缺少迭代思維。由于基金合同不能隨便改, 所以我們的產品迭代和互聯網產品迭代不完全一樣,但產品線是可以并且需要迭代的,具體產品的功能、呈現方式、營銷方式上要有迭代思維,這促使我們快速應變、不斷完善。

余額寶之外
“在余額寶之外,貨幣基金之外,要大力拓展其他業務。”在天弘基金,這已成為一個重要的戰略舉措。
“我們通過余額寶這一類產品,吸引了那么多用戶。他們通過余額寶和天弘有了互動,認知了天弘,第一次被帶入理財。我們有責任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綜合性服務。這也是我們進一步去拓展其他業務的重要基礎。”周曉明說。
在權益基金方面,我們布局了容易寶板塊作為權益投資的工具池來滿足用戶參與權益市場的需求,經過兩年多的布局和運營,目前容易寶系列基金已經擁有了四五百萬的用戶;而傳統的主動管理權益基金方面,天弘也通過更加專業化的能力,聚焦在一些自己有相對優勢的領域,促進投資和研究的有效協同,從而提升主動權益基金的投資業績和競爭力。
在債券基金領域,天弘基金也布局了十幾只債券基金,希望在現金管理之外,能夠給用戶提供一些這種相對比較穩健產品選擇。在海外基金上,中港基金互認、滬港通等,都是天弘基金進行全球資產配置的嘗試。
“在整個業務發展過程中,對新技術的應用是我們很重要的舉措,也就是對云技術,大數據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這些都是我們現在非常關注和投入的點。”周曉明說。
借助云計算,可以使業務交易系統,或者使整個IT運營建立在一個低成本、低門檻、可擴張、靈活性的基礎上。余額寶業務有多年“上云”的經驗,這已成為天弘基金很重要的技術路線;
通過大數據,可以刻畫用戶需求,有助于投研能力深化。在大數據上,天弘基金通過余額寶業務,積累了資管行業真正的大數據,“余額寶如今擁有4億多的開戶數,每天發生幾千萬筆交易,這個數據量是非常巨大的,也非常有價值。對這些大數據,我們還通過開源去拓展外部數據,豐富數據資源,并在業務中得到真正的運用。”天弘基金正在基于大數據技術不斷提升其投資管理能力。 “
 
“互聯網并非在“消滅”,而是讓這些行業在互聯網化的過程中得到新生和轉世,因為互聯網在本質上不是與傳統行業競爭的一個或幾個行業,而是一個平臺,一種新型生態和基礎設施。金融作為天然適合互聯網化的業態,機會非常之大。只不過,互聯網將會在很大程度上顛覆傳統金融的價值觀、商務模式和產品形態,需要我們業界以勇氣和智慧去迎接挑戰,把握機遇。在這個過程中,相信天弘基金和余額寶也會繼續向前發展和演進。”周曉明說。

分享到:
與我們互動
Copyright ? 2019 Hundsun Technologie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09092082號-5 浙公網安備33010802003988號
香港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