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證券IT與業務的融合
日期:2018-03-29    來源:    瀏覽次數:2507次

就像iVatarGo給長江證券的用戶打了許多標簽一樣,人們也給從事IT工作的人打了諸多標簽,比如專注、細致、深研……2000年潘進便進入證券行業從事IT相關工作,快二十年了,這些標簽在他的工作中不斷被證實著,在經紀業務、資管業務、自營業務、投行業務、期貨業務等相關信息系統的規劃與建設過程中,他都用這些標簽特質,全程參與。

18年,信息技術的改變大到足以顛覆一個行業。一個證券IT人,也隨著技術的不斷更迭而成長著,面對證券IT的過去與未來,這個資深“IT人”,有著他的思考。

 

一個原則:統一規劃,分步實施

在潘進看來,他走過的券商發展之路,大致可以分為四個階段。

一是坐商時代,也可以稱為“麥當勞”時代。券商和麥當勞的營銷模式相近:哪里有人流,哪里就有證券營業網點。二是行商時代。券商開始逐步組建營銷隊伍,在銀行或者其他線下渠道鋪點。三是網商時代。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券商將獲客渠道、業務辦理、客戶服務等搬到了互聯網上。四是智商時代。券商開始思考如何利用智能的方式去提高效率,優化體驗,實現更好的產品模型和產品形態。

在這四個階段的發展過程中,有三條主線是始終貫穿其中的。

一是產品線。從坐商時代以交易所提供的標準化產品為主,行商時代引入基金等產品,網商時代把服務作為一種產品,到智商時代券商開始研發智能化的服務與產品,在這個過程中,產品是持續豐富和增多的。

二是運營線。坐商時代,券商采用的是選點式的運營模式,行商時代的運營重點是營銷隊伍的管理和擴張,網商時代,券商開始利用互聯網改變自身運營模式,到了智商時代,伴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普及,券商的運營模式不斷改變著。

三是技術線。從以營業部為單位的系統構建,到通過信息系統支撐營銷隊伍的擴展,再到網上業務辦理系統的誕生,以及智商時代下智能化手段的運營,券商的IT技術不斷發展著。

    這三條主線的發展,讓大經紀、大投行、大資管、大投資和財富管理等業務線不斷豐富,背后需要的支撐系統也同步不斷增多,因此,長江證券構建了一體化的系統建設規劃。“從最早的經紀業務系統,發展到現在的自營、資管、財富管理多條線,這都需要金融科技去為業務賦能。”潘進說道。長江證券在這個過程中始終堅持一個原則:統一規劃,分步實施。

據潘進介紹,長江證券每隔三年會進行一次信息系統規劃,同時會根據公司戰略布局,各類業務發展趨勢,以及新技術發展形式每年對信息系統規劃進行修訂。“從整體規劃來看,我們把整個公司的信息系統分為了七大類,客戶服務類、業務作業類、業務支持類、管理決策類、合規風控類、與外部環境的系統對接接口和企業數據中心,在進行新系統建設之前,我們都會根據這個分類標準首先進行系統歸類。”他補充道。

有人說,券商目前存在的一個問題是技術與業務的脫節,即技術人員不懂業務,業務人員不懂技術,在潘進看來,在證券行業的發展過程中,業務與技術的關系并非如此簡單,而是相互影響、相互促進。

IT人員的能力是在不斷擴充的。最初階段,券商IT人員更關注的是技術層面的內容,比如技術能力,構建各類信息系統,保證系統的穩定運營。隨著行業的發展,對信息技術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對 IT人員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他們必須懂業務,只有具備相關的業務知識,才能明確如何去構建業務系統。“在很長一段時間,公司IT部門的員工,是對業務最了解的人,他們不但要知道系統是如何運行的,還要知道為什么它要這樣運行。”事實上,當下IT人員除了要懂技術、懂業務,還需要對風控合規的相關內容有深入地研究和理解,只有這樣才能脫穎而出。

為了發揮技術引領和支持業務發展的作用,長江證券在IT組織架構上也做了相應的安排。“我們根據業務和技術兩條線、一張網的思路,進行二級部門設置。目前,長江證券信息技術總部一共有15個二級部門,這樣的安排是為了讓我們和業務有更好地融合,能夠更好地去了解業務的實際需要。”潘進說。

除了組織架構上的安排,長江證券信息技術總部還設置了產品經理崗。他們會更加關注業務,與業務部門的人員定期或不定期地進行需求溝通,所謂定期是指每一周都會與產品部門進行例行業務溝通,實時了解相關業務發展情況,同時為業務部門介紹目前技術創新的動態;不定期是指根據相關的項目管理流程,把業務部門的人員和技術人員聚集在一起進行討論。IT產品經理在這個過程中,首先是建立與業務部門溝通渠道,確定相關業務流程,構建系統原型,預估業務量,形成相關需求文檔后再交付給后端開發人員進行跟進。

2017年, iVatarGo智能服務系統的建設很好地體現了長江證券信息技術總部與其他業務部門的高效協同。“在建設iVatarGo的過程中,IT部門與互聯網金融總部、零售客戶總部、法律合規部共同參與,我們不斷地進行頭腦風暴,并且在項目組織架構上,按照不同的線條劃分了不同類型的產品經理,比如投顧線條,會有零售人員去擔任產品經理的角色,而交易和行情,由IT人員擔任,用戶服務這塊,則由互聯網金融部的人員擔任,我們集結了各個部門最出色的力量,科學分工,物盡其用。同時,有發散也有集中,我們會對各個產品經理分析匯總的需求集中進行評估。”潘進說。

 

自研與外包:有所為有所不為

當下,加大信息技術研發投入已經成為券商的共識,許多大券商都已經建立自主研發團隊并大力投入。在自研與系統外包方面,潘進認為,這兩者并不是互斥的關系,而是友好并存的形態,“我們在建設信息技術的過程中,采取了有所為有所不為的策略”,在自研上,長江證券著力發展四個方面:一是與互聯網相關的系統建設方面,這是因為互聯網具備快速迭代的天然屬性,如果依賴外部供應商提供的技術服務,很難滿足互聯網時代業務發展的要求;二是系統集成方面,長江證券形成了自己的系統集成方法論,構建了自己的中臺系統;三是能體現核心競爭力的相關系統建設方面,這主要體現在交易策略、做市策略等;四是數據和智能方面的系統建設方面,數據是資產,也是基礎,而智能這是未來金融科技的發展方向,券商必須在這方面加大投入。

隨著智能化時代的到來,信息技術已經從最初為業務提供支撐,逐漸成長為發揮著引領業務形態發展作用的重要力量,如何與金融業務模式進行融合,創造新的業務模式?如何通過科技賦能金融,降低成本,提升用戶體驗?這些都是當下的券商IT需要解決的問題。

2017年,在長江證券iVatarGo建設上,潘進帶領IT部門,做了許多相關數據整合和梳理的工作,引用新的技術改變了現有模式。“在iVatarGo之前,券商APP提供的是大眾一面的服務,而iVatarGo的誕生,讓千人千面成為可能。這是我們2017年做的事。未來我們可以做什么?在長江證券的IT規劃中,未來我們將為證券用戶提供更為精細化的服務,讓‘千人千面’變得更細膩。”潘進說。

當下對于人工智能的理解眾說紛紜,但在潘進看來,他并沒有神話人工智能的作用,“現階段的人工智能,夠帶來更快的運算速度,更強的處理能力和更大的系統容量。”他認為,隨著人工智能與金融的結合不斷深入,智能投研、智能投顧、智能理財、智能運營、智能策略、智能風控、智能客服等場景均會有具體系統落地,提升整個證券行業的效率與服務能力。

 

    金融科技,無疑是2017年最熱的詞匯,它的熱度仍將在2018年得以延續。以人工智能(AI)、區塊鏈(Blockchain)、云計算(Cloud computing)、大數據(Big Data)這“ABCD”四項核心技術驅動的金融科技產業迅速發展起來,新技術的進步和如何落地應用,是券商IT下階段面臨的問題,也是長江證券將深度鉆研的方向。
分享到:
與我們互動
Copyright ? 2019 Hundsun Technologie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09092082號-5 浙公網安備33010802003988號
香港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