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局時刻下的券商資管——以長江資管為例
日期:2018-03-29    來源:    瀏覽次數:2278次

2017年11月17日,17:09,周五,北京

當所有金融機構人士收拾好心情,準備放松一個美好的周末時,央行一紙《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外匯局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打破了原本寧靜的夜晚。

 

一份征求意見稿,29條新規,一時間再度引起行業熱議。而此時,對在證券行業從業多年,目前擔任長江資管總經理助理一職的宋學文來說,要的做事無疑是對這份熱騰騰的文件進行一句一字的深入學習,解讀。

 

新規下的102萬億資管

2月份流出的一份關于“一行三會”資管新規的內審稿,到1117日《征求意見稿》正式發布,期間關于如何監管,資管行業如何走等問題,業界討論不斷。本次《征求意見稿》主要囊括了抑制多層嵌套和通道業務,打破剛性兌付,控制資管產品的杠桿水平等細則,雖然僅是征求意見稿,關于資管業務的最終指導意見文件仍在繼續商討中,但無疑的是,從嚴監管,設定統一標準,消除監管套利已成為監管大方向。

為何一份新規挑動著千萬金融人士的神經,一時激起千層浪。原來這背后蘊藏的是一塊各大金融機構垂涎已久的萬億資管大蛋糕。據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2017930日,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證券公司、期貨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總規模約53.46萬億元,其中證券公司資產管理業務規模17.37萬億元。而按照央行給予的口徑,中國廣義的資產管理行業規模已經超過102萬億元。龐大的資管機構是債券、股市等最重要的投資者群體和邊際力量。

面對超百萬億元的資管規模,各金融機構無疑都蠢蠢欲動。該如何分得這百萬億的蛋糕,如何迎接強監管,如何相應的匹配建設新規下的IT系統等問題,宋學文一直在思考。“相比銀行、保險等行業,券商對統一資管監管時代是有所準備的”宋學文指出。

首先是業務上主動管理。根據證監會的指導思想,不少券商資管的業務方向在從通道業務逐步向主動管理方向發展,發行集合產品、公募產品或專業化產品等,同時加強資金池管理,調節杠桿,主動按監管標準要求執行。

其次是完善風控管理流程。對去杠桿、債券流動性風險、現金產品流動性風險建立較好的管理流程,同時建設相應的技術預測和支持。

再次是從技術上提高風控能力。比如上線適當性管理各個業務系統,流動性管理產品模塊,對風控指標的健全也加入了大量行業監管新的風控指標。

 

回歸資本本源,主動管理

2015年天量行情之后,近年來資本市場震蕩起伏,滬深兩市交易量不斷下降,券商經紀業務受此影響,大幅萎縮。與之相反的是,券商資管業務收入逐步提升,正逐漸成為經紀、投行、自營業務以外的券商第四大收入來源。

“確實,券商資管雖然起步不早,但近年來卻發展迅速”,就以長江資管為例,宋學文回憶道,“長江資管脫胎于母公司長江證券的資產管理總部,2001年即開始開展資管業務,至今也有16年歷史。尤其是20149月獲得證監會批準后成立長江資管子公司,20152月正式對外展業,產品規模從300億、800億、1100到一度增長到1600億,發展勢頭不可謂不快”。

據長江證券2016年年報顯示,長江資管資產管理規模超過千億,達到 1089 億元,同比增長 68.53%;資管業務收入大幅增長,收入占比從 2015 年的3.85%上升至 11.48%2017年的表現也不錯,根據A股上市券商披露的月報數據統計,12A股上市券商資管子公司中,10家券商實現凈利潤環比正增長。其中長江資管9月份凈利潤5196.18萬元,較8月份增長4104.5萬元,環比增幅376%

對長江資管不凡業績的表現,宋學文一直反復提到“主動管理,回歸資管本源”是其業績良好的重要原因。“相比基金、信托等行業,券商資管具有更豐富的產品線等優勢,抓住了統一大資管的時代風口,因此券商資管在產品數量和規模上都有了大的飛躍。”宋學文分析道,一方面,母公司長江證券重視資管業務,通過零售系統和資管業務互動,促進產品和規模的雙重發展;另一方面,長江資管結合自身資源和稟賦發力主動管理,主動管理業務占比近50%。重點拓展公募、ABS等領域,產品設計緊跟市場形勢,推出“步步為贏”、“木蘭”系列品牌產品,分別采用可轉債、CPPI等策略。同時拓展以網下新股申購為特色的產品,推出“聚寶”系列定向產品,實現權益投資與網下新股申購的有機結合。

此外,在組織架構上,長江資管組單獨成立直銷部門,直銷和代銷并重,服務高凈值客戶,深耕長江證券幾百萬的經紀客戶,加強部門之間的協同。這些無疑都是長江資管業績優良的重要原因。

 

利舊為主,避免信息孤島

一面是長江資管產品數量不斷增多、規模不斷壯大的可喜成績,一面卻也給宋學文帶來了“幸福的煩惱”。擺在他面前有兩大難題,一是如何協調多套系統引進、疊加,建設信息一體化系統;二是如何銜接業務與技術部門,做好協同。

“隨著券商新系統增多,系統之間的關聯復雜,一套系統要融入原有體系中來,并非易事”,對此,計算機專業畢業,在后臺多年的宋學文深有感觸,“系統數據之間的流動是網狀的,相互交流起來比較麻煩,最好的方式是在現有的基礎上利舊,即以擴展的原則為主,所有新項目、新需求在原有系統的基礎上,通過模塊擴展、迭代解決問題”。

為盡量避免出現不同子系統之間的堆疊、交叉問題,宋學文進一步指出,“券商在建設系統之初就要選擇市場上有影響力、成熟的供應商,因為小供應商往往只考慮某個分支,容易出現子系統的堆疊,這會給信息化大整合帶來問題。大的供應商考慮更全面,能提高系統的整合度,避免信息孤島的形成。”

具體到長江資管正在使用的系統,宋學文稱,“目前長江資管IT人員不多,包括投研、交易、會計核算、估值、市場銷售等常用的資管業務系統基本采自恒生”。使用了多年恒生O32TA和估值系統的他,對恒生系統有著自己的看法。

“恒生O32系統雖然已是資管行業的標配,但在吞吐量、性能上與恒生UF2.0系統相比仍有不小差距,中間件橫向擴展不足”,宋學文希望032能基于內存的處理,豐富風控指標數量,提高吞吐量和支持高性能。對TA系統,他認為盡管TA支持批次處理,但一些特殊批次的處理和需求仍不匹配,在TA的處理效率和代銷的銜接上存在脫節。對恒生的后起之秀估值系統,宋學文感覺新模塊的建設、更新速度與監管要求有所差距。

加盟長江資管后,宋學文從后臺有機會更多地接觸到了前臺,在前端系統使用中,宋學文深刻感到互聯網技術的沖擊,“一方面,互聯網思維與傳統思維不一樣,互聯網貼近用戶,在流程設置、界面設計等細節方面,互聯網精雕細節,擁有良好的易用性和友好性。而傳統券商的系統功能僅僅是滿足用戶使用而已,券商在客戶體驗上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宋學文稱,“另一方面,券商系統現有架構是樹狀、條帶化的,從前到后的支持,而互聯網公司是橫向擴展,哪個環節不足在哪里增加。因此券商要拿來主義,向互聯網公司學習,比如前端需要應對未來大流量沖擊,技術儲備上要橫向擴展,在便捷性上給予支持。”

    在技術和業務如何高效協同的問題上,長江資管有著自己的一套經驗。宋學文表示,長江資管以業務部門為起點,在業務部門設置IT需求管理專員,歸集業務部門需求,匯總給技術部門。技術部門不再是閉門造車,而是根據業務部門的需求來推行項目。同時在整個項目過程中及時溝通,從項目啟動、制定預算、技術選型到實施運轉全過程,業務部門深層次參與,相互了解,推進業務發展。

 

人工智能+,多種可能

在即將過去的2017年,無疑是人工智能風頭正盛的一年。畢馬威中國近期發布的2017年中國證券業調查報告稱:“在不久的將來,證券行業屬于將金融科技與傳統金融綜合服務能力深度融合、以智能科技提升全業務鏈體系和改造效率的先行領軍者。”

   對此,程文東十分看好“人工智能+金融”的前景,“比如母公司長江證券于20174月份已經上線了業內首款智能財富系統 iVatarGo。”程文東表示,“具體到資管行業,已經在行業落地的智能客服可以大大提升工作效率,其他的智能風控、智能運維應用行業也在積極研究中,如果市面有相對成熟的產品,我們十分愿意嘗試。”

建設數據倉庫是程文東接下來的規劃。“傳統的數據倉庫模式基于oracleDB2SQL Serve技術,檢索效率低,難以滿足業務發展要求。新的數據倉庫基于大數據應用,能提高數據檢索效率、加強數據之間的交互能力,同時朝著數據清洗的潮流發展。”程文文說。

 

據波士頓咨詢發布的《2017年全球資產管理報告》統計,2016,全球管理資產額從64.6萬億美元增長到69.1萬億美元,增幅7%。“中國廣義統計上的102萬億元的資管規模與全球整個資管總量相比,仍有不小差距,”程文東稱,“未來,隨著大資管時代的到來,統一監管政策更加明晰、方向更加明確,如向日葵般的資管行業將進入發展快車道。”

分享到:
與我們互動
Copyright ? 2019 Hundsun Technologie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09092082號-5 浙公網安備33010802003988號
香港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