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下的券商技術,一場藝術的平衡
日期:2018-02-09    來源:    瀏覽次數:2322次
出門不帶錢包,一部手機就能搞定吃穿住行;以往需要跑腿、排隊才能辦的事,足不出戶就可以完成;信用正在變成財富……這些5年前還無法想象的事,已經變成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
移動互聯網正在顛覆整個世界,證券公司亦不例外。對此,與后臺、系統、軟件打交道20年的程文東感觸極為深。1997年大學畢業的他即加入了恒泰證券前身——內蒙古證券,自此之后程文東就一直從事著技術相關工作,目前出任恒泰證券信息技術部總經理。程文東親歷了恒泰證券20年的發展,也見證了中國證券市場20年的巨變。
早期的證券交易非實時聯網交易,技術上采用雙向衛星,和交易所的對接仍是天地互備,即天為主,地為輔。那時候,專線的傳輸速率仍以K/S為單位,發展至今,速度都已達到了百M/S甚至G/S的速度。程文東感嘆技術發展不可謂不快。
時間來到2003年,對券商來說,是個里程碑的時間點,這一年開始,券商獨立營業部向集中交易轉變,這意味著券商經紀業務發生了本質的變化。程文東回憶道“以前換系統,把所有營業部跑完需要三個月的時間,而在2005年采用了恒生企業版2.0后,恒泰便實現了全區營業部的集中交易。”
發展到2015年互聯網金融元年之后,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極大變革著證券行業,以至于讓程文東對近期的記憶有些模糊了。“因為近三年來,尤其是互聯網和金融結合后,一切變化太快,以至于讓人來不及記憶。”程文東表示。

新舊業務下的技術碰撞
2015年,互聯網之風吹到了傳統證券行業。各大券商紛紛試水互聯網金融,部分券商下設互聯網金融部門,著手金融科技的嘗試,它們努力的目標是讓客戶在股票交易客戶端停留的更久一些。
現任恒泰證券副總經理,分管互聯網金融和機構業務的劉全勝介紹,“恒泰證券在2014年發力互聯網金融,聯合行業內流量大的平臺,通過如大智慧、同花順、京東等進行導流,2015年一年便開戶87萬,這比恒泰25年以來積累了的83萬客戶還多。”這一年,恒泰證券互聯網金融業務取得了不錯的成績。然而,驕人業績的背后是對技術的考驗,是對程文東的壓力。
面對與日劇增的日開戶流量,程文東倍感壓力,如何解決負載均衡、容量不足,保證業務正常開展,是當時最棘手的問題。程文東還記得,那時候““凌晨3點,還給供應商打電話溝通解決方案”。此后,為統一解決網絡開戶接入問題,恒泰證券建立樂統一的網開業務平臺,對接了流量大的互聯網接入渠道,通過做大前端,中間過渡,形成標準化的業務。
為了適應互聯網金融業務的快速發展,除了網開平臺,恒泰證券還重點做了其他兩個技術平臺。一是統一接入信息化管理平臺,將外圍的20多個APP接入管控起來,把流量、黑白名單都納入管控范圍內。另外一個是集中運營平臺,前端受理、登記業務,所有審核、復合集中到中后臺,“這樣就把前臺解放出來,客戶可自助辦理,傳統固定網點走向了流動網點” 。程文東表示。
然而,券商作為傳統金融業態互聯網,互聯網金融轉型并沒有那么容易。這是因為,傳統架構按照金融牌照設置,經紀業務、財富管理、投資銀行和資產管理涇渭分明,各個部門的客戶割裂開來,而互聯網思維是橫向的,是圍繞著客戶的需求,以App客戶端為主要載體的,不同部門圍繞同一目標實現職能的產品化。
當傳統業務和互聯網業務需求一起流向程文東后,如何平衡好不同業務的需求點并非易事。“因為不同業務需求有共性、有差異化的個性,甚至有時還有彼此沖突。我們能做的是找出最大公約數的共性,比如資訊類,最大化利用系統價值;對個性化的需求,盡量滿足業務,滿足良好的客戶體驗。”

運行為主,風控為本
有人說,一部金融史就是一部技術發展史。多年來,證券公司的信息技術部,在很多圈內人的印象中,依然是后臺的運維管理部門。而這種刻板印象正隨著新技術的應用,正在被打破。
“自2014年起,恒泰證券設立運行和維護兩個技術部門,在內部開始嘗試技術部門轉型。”“程文東稱,“運行部門面向日常面向營業部,負責包括日常開關機、所有系統交付以及整個系統的運行,和營業部對接。運維部門對系統底層、有更專業、更深的理解,他們對系統變更文件、配置等進行全局把控,解決系統自身需要優化、提升等技術問題。”
同時,面對如何跨越業務部門和技術看不見的鴻溝,恒泰證券還進行了不一樣的嘗試。在二級維護部門下專設8人專崗純對接業務,分別對接機構、傳統零售、互金、合規風控等業務和管理部門,然后通過項目、需求管理等流程整合起來,將網絡、安全貫穿起來。解決業務、技術、和供應商之間的溝通。對如何協調兩個技術部門的工作,程文東表示,“滿足客戶需求是我們的工作原則,也即以運行為主導,無論系統維護、變更、安全風控,響應需求,最終都是為了使用。”
金融的本質即管理風險。在程文東看來,技術承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一方面,從業務角度看,逐步完善風控系統指標,比如倒出每一套業務系統中設定的閥值,和業務部門一一對接,再倒退去完善風控指標。另一方面,與很多人固有的印象不同,程文東認為系統本身也需要風險評估和風險管理。“因為系統本身也在存在Bug、漏洞,并且隨著業務復雜度、產品的多樣化,不同系統之間的關聯度增強,如何排查系統缺陷、保障系統本身安全是券商需要考慮的問題。接下來,恒泰證券會將建設數據中心,通過數據治理來完善自身系統風控安全。”程文東對明年恒泰證券風控系統建設這樣規劃。

從線下到線上的遷徙
經過幾年的試水,互聯網證券競爭已經進入下半場。上半場是價格的競爭,傭金戰越戰越低直至再也沒有下降空間,以及把新手理財產品價格抬高。下半場拼的是服務,是內容和客戶的體驗。
從線下向線上的遷徙,是大勢所趨。營業部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大型營業部向來是城市里資深股民的聚集地,擁有超級大屏幕、交易系統齊全、人聲鼎沸,大戶室里永遠有經久不息的傳說,最著名的包括位于上海市廣東路的申銀萬國黃埔營業部,以“露天馬路股市沙龍”而聞名,其熱鬧程度曾被戲稱為市場行情的晴雨表。如今,大型營業部越來越少,營業部以大拆小,只有很簡單柜臺業務的輕型營業部開始流行。
“傳統業務向線上遷徙,共性、非差異化的可以通過線上,給客戶提供智能化的服務;線下為客戶提供個性化、差異化的服務”,程文東說道,“盡管線上化趨勢不可逆轉,但線上并不能完全取代線下,二者互為補充。”

金融科技,遇見未來
金融科技無疑是今年券商繞不開的話題,不僅在國內,放眼國外,高盛被認為是華爾街向金融科技轉型最成功的范例,高盛現在招聘的崗位中,46%與科技有關,高盛已轉型為投行中的谷歌。
國內在金融科技的布局上華泰證券、平安證券、廣發證券等被公認是行業內走得比較靠前的券商。看清楚方向的券商正在加大投入,然而對另外一些券商來說,對金融科技從哪個方向落地、能否真正帶來效益、諸多嘗試是否有價值,仍有些迷茫。“作為中型券商,恒泰證券在創新能力上可能不如大型券商,但恒泰證券愿意嘗試已有的創新應用,即使不是很成熟,但我們愿意積極嘗試”,程文東表示。
程文東一直看好未來金融科技的力量。比如早期的虛擬化技術如今已經大面積應用,現在C類營業部對接都采用的是虛擬化技術。比如超融合技術,也是今年火熱的技術之一。在上海、深圳資源比較緊張的地區,超融合技術按機位部署,性價比比傳統部署更高。程文東介紹,恒泰證券安排專人把超融合的產品都測試過,一方面是培養自用人才隊伍,二是積極嘗試該技術的應用。了解各種產品特點和優勢,給自己多樣化的選擇。
猶如“一枚硬幣的兩面”,應用新技術的收益和風險并存。“超融合技術應用在外圍,規模大,承載的系統多,一旦系統出問題,帶來的技術風險大。”程文東對新技術也提出一些擔憂,“比如互備和異構問題,即使可以通過災備系統解決互備問題,但異構問題尚沒有很好的解決方案。”
英國科幻小說家阿瑟·克拉克說“任何足夠先進的技術,看上去都與魔法無異。” 無所不在的技術變革正在重構所有產業領域,而更多的新技術仍在襁褓之中。新業務、新技術是一種未來,也是一種沖擊,對技術專家程文東而言,這無疑是一場需要平衡的藝術。

分享到:
與我們互動
Copyright ? 2019 Hundsun Technologie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09092082號-5 浙公網安備33010802003988號
香港六合图库